欢迎访问80后文学网

再题红叶

作者:风去风留风已远 来源: 时间:2016-04-15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再题红叶
  
  ——陈晓旭的红叶宿命
  
  前一段时间,我又把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看了一回,也有幸再次欣赏到晓旭的一颦一笑,一切都仿佛是昨天刚刚发生过似的。
  
  王扶林导演一定是非常喜爱黛玉这个角色的,剧中有很多专门给晓旭设计的特写镜头。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集中的一个:当时元妃省亲刚过,元春又下令准许贾府众姐妹并宝玉等入住大观园。剧中这一段展现的正是她们初入园中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情趣。这时候,镜头给到了晓旭。她眼睛凝视着前方,若有所思,身后的红叶无疑是对美人最好的衬托了;大概也只有黛玉配得上这深秋的红叶了。结果大家都很清楚,黛玉是在等待她的宝哥哥。不过真正打动我的,还是她之前凝视的眼神以及那多情的红叶。
  
  现在又到了这个红叶绽放的季节。我记得我去年这会儿曾写过一篇名为《题红叶》的文章,现在我得为晓旭写点什么了;更何况她和红叶又是如此的相得益彰。
  
  其实,晓旭一直都像红叶一样活着;甚至是死亡,她也和红叶互相印证。
  
  我第一次见到晓旭是在高一的时候。多亏了当时的一篇《林黛玉进贾府》的课文,后来我们才有机会在多媒体教室看“黛玉进贾府”的电视剧片段。晓旭的第一个镜头一出现,我便认定她就是林黛玉无疑,虽然我之前从未读过《红楼梦》原著。从那以后,我又开始更深入地了解她的世界
  
  1983年《红楼梦》剧组全国招募演员,当时的晓旭没有任何舞台表演经历。不过晓旭毕竟跟别人不同,她把一张自己的照片寄给了王扶林,附带有她14岁时写的一首描写柳絮的诗。大概正是这一点打动了这位著名导演。后来王扶林回忆道:“我当时招演员的标准是,我只要这演员真、纯,为此我可以牺牲这演员的演技。林黛玉是个诗人,陈晓旭她就是个诗人嘛……”其实,平心而论,晓旭的演技确实是有缺陷的,这方面恐怕无法与当时剧中的邓婕相比。但后来的电视观众还是认可了晓旭就是唯一的林黛玉,大概就是因为晓旭骨子里的诗人气质吧。
  
  2003年初,央视《艺术人生》栏目录制“红楼梦二十年后重聚首”,一度在全国引起轰动。当时主持人朱军问了晓旭这样一个问题:“现在别人在介绍你时,有两种称谓,一种是某某公司的董事长,另一种是曾经的林黛玉的扮演者,这两种你更喜欢哪一个?”晓旭思忖了一会儿,回答道:“我还是更喜欢他们称我是林黛玉,因为给我留下最深测印象的还是拍摄《红楼梦》的那段时光……”
  
  这个回答也是我愿意听到的,因为不独晓旭本人,连我也更认定林黛玉与她有着天生注定的缘分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写晓旭后来出游德国、下海经商、剃度为尼以及最终香消玉陨等等事情的原因。我宁愿固执地相信,晓旭真的是唯一存在过的林黛玉;而离开了大观园的陈晓旭,不过是个懂得如何赚钱的俗客罢了。
  
  现在街道两旁的枫叶渐渐浓艳可爱起来了。起初我还能感到无尽的“热情”,可当叶子飘落了,带给我内心更多的却是“惨烈”。由此,我从未敢认真观察过红叶飘落时的样子,一如我很少去看有关晓旭去世的影像资料一样,我确实很不忍心。
  
  可能真的是戏如人生,或者这真的是《红楼梦》强加给晓旭的一个林黛玉未了的谶语——在经历了剃度出家、恶病缠身之后,晓旭真的就像黛玉一般随风飘散了。她走得太轻盈了,以至于让很多人感到突然。留给这尘世的是只有她42岁永不褪色的容颜,以及无数的唏嘘惋惜。从此,所有人都坚定地认为,晓旭就是林黛玉,不可能再被超越了,因为她是在用生命去演绎!
  
  在后来晓旭的追悼会上,周岭先生动情地读了他写给晓旭的挽联,最恰当不过了:
  
  一抔净土,万种柔肠,怎伤心桥下伊人影乱。绿烟锁处,敲棋声歇。忽梦里依稀,香冢泣了残红。更芙蓉水远,似谶成真,倩谁收取胭脂泪。
  
  廿载芳姿,千秋遗韵,才谑笑语中姐妹情深。雁字回时,菱花镜寒。算石旁错落,绛珠偿却夙愿。岂离恨天高,如风化雨,听我长歌柳絮诗。
  
  2010年的新版《红楼梦》闹剧显然伤透了太多人的心,不少电视台借机重新播放了87版的《红楼梦》,竟引起收视热潮。于是,不少人调侃道:“李少红的最大贡献,就是让87版《红楼梦》又火了一把!”
  
  晓旭绝对是个奇迹,她一生仅凭一部电视剧,就达到了一般演员演一辈子戏也从未企及的高度;坐拥过亿资产,却依然秉持“矜持”二字。但在多数人看来,晓旭永远只是大观园里的那个林妹妹而已……
  
  “红楼梦”终究还是朱楼的一个荒唐梦魇——2007年5月13日,晓旭仙逝,如红叶般静美地飘落枝头。从此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林黛玉这个人了……
  
  呜呼哀哉!尚飨!
  
  ——2012年深秋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