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80后文学网

孤独的人已死去

作者:捕梦人 来源: 时间:2017-11-08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我一直在做梦,那和梦不相容的世界,再也没有饶恕过我。再一次从梦中哭醒,因为是冬天,已经六点了周围还是漆黑一片。我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,由于害怕吵醒还在睡梦中的人,我只好缩在被子里一声声的抽泣,梦中好几年未见的人突然出现,让我心慌不已。
  
 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,爬起来给家里的妈妈打了电话,无意中又谈起了我的梦,“你和他说话了吗?”我的回答是没有,“他前一段时间撑了竹排在水库里捞瓶子,一不小心头朝下掉进了水里,再也没有起来,等到大家发现他时,他已经死了好几天了”。我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,便匆匆的挂了电话,一时间,有关他的本该模糊的记忆全都向我袭来。他个子不高,头发是棕红色的自然卷,右侧的脸颊有一颗痣,宽扁的嘴巴,这么说吧,我要是告诉你他长得有点像蟾蜍,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。
  
  总之,他给人的印象总是带着点邋遢,一辈子都是光棍,记忆里,他不爱说话,也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做事,就和所有常年与孤独为伴的人一样,人多的场合他往往会避开,逼不得已要参与时也会显得局促不安,就是这样的一个可怜人,周围的人却都像避着瘟疫一样远离他,包括他的同族亲戚,好像单身是多么严重的罪过,仅因这一点和大家不同,就被人们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拒之门外。几年前,水库的修建,政府给他建了一间三十平米的小平房,不大,但对他来说已经很满足了,而相应的经济补助却落入了同族亲戚的手里,每个人都对他避之不及,却又都想分得一杯羹,人性的丑恶嘴脸,总是在这种时候暴露无遗。他明明知道这一切,却不说破,反而把这个当做融入他们的一个好机会,可是人性哪有这么快就改变呢?利益面前当你是兄弟,当利用不上你的时候,你就会被踢在一旁。甚至葬礼上,大家在意的也只是他有没有留下存款,没有人在意他是一个刚刚逝去的死者,连最起码的对逝者的尊重他们都没有体现出来。可是孤独久了的人哪里有他们懂得运用这些人情世故呢?
  
  对他,我至今觉得亏欠。记得他刚搬到小平房不久的时候,他开了一家杂货铺,物品的种类不多,但对小孩的吸引力已经足够,那时候一块钱可以买很多小零食。我便是他店里的常客,因为家里爷爷对他比较照顾,所以他认识我,每次见到我他都是满脸笑意,但是我和那些大人一样,我也习惯拒绝他的善意。一天,他从货架上拿出了我想买的糖果,他点好数量给我,让我再数一遍少了没?一,二...十一。“没有错,”我飞快地回答,然后冲出店外,跑回家里,本该只拿十颗糖的我,因为内心的贪吃而撒了谎。事后对自己的行为觉得懊恼,连糖也送给了邻居家的玩伴,作为三好学生的我,一直不敢与人说出这件事,却又在别人夸奖我的时候觉得讽刺,觉得心虚,我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诚实的孩子。我甚至觉得他知道我的所作,只是用他的善意在原谅我,所以,那以后的每次遇见,我都会避开他,并且宁愿绕远路去其他店也不再去他店里。直到爷爷请他来家里帮忙,我不可避免的要见到他,我看到他一个人在慢慢的搬着瓦,不参与其他人的谈话,偶尔觉得有趣也只是转过头去痴痴地笑,听到别人对他的调侃也觉得是别人在表示友好,他害怕与人同坐,或者说他害怕别人不愿和他坐。所以,他选择主动出击,提前和爷爷提出他要回家吃午饭,爷爷自然是不同意的,所以,我下楼看到他时,他立刻笑着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糖打算给我,这在他那是长辈的疼爱,在孩子敏感的心里却是嘲讽,我一把打掉了他手里的糖,转身又回楼上了,爷爷一边责骂着我的不懂事,一边缓解着他的尴尬,我不止一次的试着想过,那时的他是什么样的感受?
  
  这种内心的叩问一直伴随着我长大的所有时光,时至今日,我依然保有歉疚,我曾经也是我所瞧不起的人当中的一份子,我曾经也因自己的无知而拒绝了一个可怜人的善意。此刻那个长眠于冰冷水底的人心应该已经冰冷不堪,如同他所在世时遇到的那些人一样的冰冷,只不过他们是冰冷的制造者,而他是那个孤独的冰冷承受者。当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试着去原谅自己,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感受到一个来自曾经无知伤害过他的女孩的歉意,愿不愿意当我心灵的摆渡人?但以他对这冰冷世界的宽厚仁慈,我想,他会的,即使在他离开人世后我依然想要利用他的宽厚仁慈来救赎自己。

    上一篇:王冲林:你懂的事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