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80后文学网

浪漫也AA

作者:华丽派 来源: 时间:2014-03-15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浪漫也AA
  
  情人节快到的时候,怡总是最孤独的,没到情人节前一阵她必定是同男友不是刚吵完架,就是已经分手。
  
  在巴黎这浪漫之都,她的情感列车仍旧这样开到情人节前夕,不是突然急刹车,就是车速已经减慢到近乎停车,仿佛这是条永远的定律,所以爱神从未在情人节那天陪伴怡。那些心型的东西,什么巧克力,什么蛋糕、糖啦,那些大束大束的红艳得招摇的玫瑰花,那些有着小丘比特图像的卡片,上面写满了肉麻的情话的情人卡,她都觉得是虚伪的用金钱买来的毫无真实价值的东西。但她有时想,如果哪个情人节,能收到一件这样的礼物,那也不算是一件坏事。她还曾经当真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收到玫瑰花而了呢。
  
  那是她刚到巴黎后遇到的第一个男友,一月底才结识,情人节时他开始猛烈进攻。这个法国人和她的年纪相当,但很多法国人年过三十仍然没有结婚生子成家的概念,他们只是尽情享受情人节的浪漫,他们的每一天仿佛都是情人节。皮埃尔计划着在家里请怡吃情人节晚餐,这可是他第一次请怡到家里吃饭。以往的约会大多在咖啡馆里,而且每次一到用餐时间,皮埃尔准时告别。
  
  怡说她这样冒然去他家里,好像不太合适,建议还是选个饭店共进情人节晚餐吧,皮埃尔硬着头皮勉强答应了下来,一边把手放进上衣口袋中,紧张地捏紧了拳头。情人节那天,他们约定在沙特来的喷泉广场见面。怡准时到广场上的时候,那里有不少人在等人了。穿灰色大衣的男人在那儿不停地来回踱这步子,等着他的情人的到来。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老牛“哞”的一声叫,惹得所有在等人的人都朝他那里看。他从衣袋里摸出手机,没有急着去接电话而是神色严肃地看了一下来电号码,然后并不去搭理,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里。
  
  他开始不停地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,惹得其他人也跟着心烦意乱起来,他口袋里又传出老牛的“哞”的叫声,他这次完全不再去搭理它,知道手机响了四五次后,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把手一下子插进口袋,掏出手机又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,这次他急慌慌地按下了应答键,面色也缓和了下来,讨好地说:“你在哪里?我已经到了,啊哦,刚才是你打来的?。。。。。。。我这里人太多没听见。。。。什么?五分钟后你就到了?好好好。。。。。”五分钟后他热情拥吻了那位翩然而至的苗条的金发女郎,然后把手放进口袋中按下了一个键,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,然后兴致勃勃地搂着金发女郎的细腰,从广场上走开了,女郎还不依不饶地娇嗔道:“搞什么鬼啊,打了你那么多电话怎么不接的呢?”怡边上的人一个个都陆续等到了人,陆续离去,只剩下几个兜售玫瑰花的巴基斯坦人在广场上转悠,逮住过往的一对对的恋人蹭在他们身边,紧跟几步,一般男士大多会掏钱买上一支玫瑰花给女友,两三欧元的花能让女友的脸蛋也绽放成鲜花,哪个男士能拒绝在这个浪漫的日子扫女友的兴致呢。
  
  怡的心开始痒痒的,想着等一会儿就可以把一支玫瑰花放在鼻尖,那么优雅地深深吸入它的芬芳,像那些她在电影里看到的如鲜花般娇柔的女主角收到鲜花时一样。然后怡想,她会轻柔地用手指拂过每一瓣儿丝绒般柔滑的花瓣。啊哟,真够矫情的呢。怡想到这里,笑了起来。皮埃尔匆匆从马路的另一侧走了过来,一只手放在上衣的衣袋里像是捂着什么东西。
  
  他刚到广场上就被一群卖花的小贩子热情地围住,他用另一只手把他们赶开,像是在赶一群嗡嗡叫的苍蝇似的。然后满脸温怒地走向怡,开口第一句话就抱怨:“什么一支破花就趁机卖到三四欧元的,谁发疯了会在这个当上去上当买这破花。”他放在口袋里的手神经质地抖动了一下,脸上依然毫无笑容。怡脸上的笑容开始躲了起来,她就事论事地问道:“那么我们去那里吃饭呢?”他板着脸左右望了一下,往雷阿尔热闹的街区走去,怡走在他身边,见他满腹心事很焦虑的样子也跟着紧张了起来,不再多问什么。雷阿尔的各条小街内的各种酒吧、咖啡馆、小饭店今晚人头济济,这个街区的夜晚是最热闹的。
  
  他们穿街走巷,不知道经过多少大小饭店了,皮埃尔像是带着怡观赏巴黎的夜景呢,导游似的仍然马不停蹄地朝前走,没有任何意思停下来到哪家饭店里去。怡跟着他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,直到走得很累了才不得不开口:“随便哪一家饭店吧。”皮埃尔终于在一个饭店门口停下了脚步,把头凑到饭店门口的精致的价目表前,眯着眼睛仔仔细细地一行一行地看着,像是在扫描一样,怡觉得他像是在中国的公共阅报栏前读报纸呢。等他快把价目表熟记在心的时候,他摇了摇头,继续向前走,然后在不同的饭店前,他又重复了几次这个“读报”动作后,终于从四五家餐厅中选中了一家,怡在快要饿倒之前坐到了餐桌前。饭店的灯光幽暗,像是在洞穴中一般,每个桌子上的蜡烛发出悠忽不定的光来,面对面的情侣们的脸被埋在这片朦胧中,梦呓般地轻声聊着。
  
  怡坐在桌前,把手指放在蜡烛的蓝蓝的小火苗上面,让小火苗贪婪地舔着她的手指。她希望这个对面的神情严肃得像是参加葬礼的人能够同她说说话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顾把头埋在菜单里。皮埃尔紧张兮兮地又开始逐行扫描起菜单,他的精神高度集中以至于侍者都站在了他面前他还浑然不知。侍者轻声咳嗽一下,皮埃尔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响动惊了一下,从他的世界中走了出来。
  
 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侍者,还没等他开口便急忙说:“我们点套餐。”然后忙把菜单翻到了套餐那一页,不假思索地给自己点了一份,又告诉怡,让她也把菜单翻到同样的那页,又哄又劝道:“这套餐很不错的呢,有烤小羊腿和牛肉,主菜都很好吃的奥。”怡想点她很想吃的海鲜餐,但是价格要比其他的套餐高出一倍,但她今晚不想吃肉类,“我挑选套餐以外自选的菜咯。。。。”怡把目光越过菜单直放到他严肃的脸上,他心慌意乱地把菜单翻到自选部分,他好像已经把哪一页上有什么菜都熟记在心了,又告诉怡该翻到哪一页。怡翻过开胃菜的部分,直接翻到他指示的那一页,点了份奶油烤蜗牛。皮埃尔这时脸上的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,他自己垫了一份牛肉,便迫不及待地合上了菜单。侍者仍然站着不动:“要不要什么开胃饮料?正餐需要酒么?”皮埃尔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侍者,嫌他好事似的,然后很不情愿地点了半瓶Rose,算是交了差。“需要甜点心吗?”侍者好像今晚决心和他对着干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微笑着问道。皮埃尔简直要像是火山爆发了,岩浆都快到了火山口了。
  
  他头都不抬,甩了句:“等会儿再说。”侍者这才怏怏地走开。皮埃尔愤愤地说:“这些侍者就是想多拿小费,不停地催客人点、点、点。”怡苦笑了一下,说反正她也不爱吃甜食,让他不用担心了,她不会点什么甜品的。皮埃尔这时才露出稍微缓和些的面容,他伸出手拉着怡的手,目光中满是饥饿。侍者把菜端上来时,皮埃尔的手缩了回去,开始自顾自切起牛肉来,大块大块地往嘴里面放,然后大口大口把酒往嘴里灌,他吃得飞快,牛肉下肚后,他把面包掰成小块儿,蘸着牛肉汁把碟子擦了个雪亮,然后把空盘子往边上一推,用一只手托着腮帮子静静地望着怡,像是在狩猎的猎人等待着时机扣下手里猎枪的扳机,怡看到他脸上放出一丝笑容来,她还在以蜗牛爬行的速度吃着小砂锅里的奶油蜗牛,这是她今晚点的唯一的一道菜,她似乎想把每一丝香味尽情享受。皮埃尔换了一只手托着腮帮子继续瞄着她,仿佛想把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胞放到显微镜下面仔细观察一番。
  
  他突然来了一句:“这下你高兴了么?这个菜应该比我下厨房烧的好吃吧?”怡被他怪声怪调的话搞得莫名其妙的。等她反应过来了,她回答道:“好吃多少我不知道,这里应该有点浪漫的氛围吧,虽然比家里吃的确贵了点。你们法国男人不是要浪漫么?”“唉,唉,你们做女人的多好啊!”皮埃尔仍然怪声怪调地说。“做男人有什么不好么?”怡反问道。皮埃尔一看气氛有点不对劲了,便又缓和下来,伸出一只手把怡的小手攥住,神秘兮兮地说:“等一会儿去我那里,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做男人的好处,嘿嘿。”他显然是被自己的调情搞得心神不定的,兴奋起来,原来凝重的神色完全消失了,好像也忘记了等一会他要掏腰包买单的事情。他开始催着问怡去他那里去“喝喝咖啡”,他一连问了好几遍,想要在买单离开饭店前得到肯定的答案才罢休。怡刚吃完,放下手里的刀叉,侍者立马过来了,“你们是否需要。。。。???”他不确定地问道。“我点一份草莓冰激凌。”怡轻快地回答道,心情很好的样子。皮埃尔把手从腮帮子下挪开,一下子把身子靠在椅子背上,离怡远了许多,他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看也不看侍者,摇摇头说他不要甜品,就像他在广场上说不买他们的玫瑰花一样的坚决。
  
  当怡心安理得地用小勺子挖了一小口杯子里的冰激凌时,他就一直这样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言不发,满脸的不高兴,他是那么的不开心,连之前让怡去他家的邀请也不再提了。当侍者把账单拿过来时,他仍然直着腰靠在椅子上,没半点意思要拿起账单付账。
  
  过了几分钟,他才慢慢地凑了过来,而且都快要把脖子伸长到越过桌子的中线到怡的这一半来了,怡觉得他可笑,像只长颈鹿,伸长了脖子去够树上的树叶子。他眯着眼睛迷离地说:“去我那里吧,我请你喝咖啡。”他连说了两遍,然后静候怡的回答,这个答案关系到他接下来想做的一切的一切。怡从钱包里取出钱,眼睛一直盯着他,然后把自己的那份饭钱放在他面前,账单还静静地躺在边上。
  
  怡嘴里蹦出一句:“我不喜欢喝咖啡,这个东西不适合我。”他一下子把身子靠回了椅背,仿佛突然和面前这个女人没有了任何关系似的,他把手放进口袋里,拿出他的钱包,打开后取出纸币,大大小小,花花绿绿的,再数过几次并确保没有多交钱后,把怡的那份子钱连着账单捏在手里,招呼侍者。侍者把找的零钱放在了桌上,他把它们放进手掌里,小钱儿“丁零当啷”响了起来。他想起来这些找钱是给怡的,他自己交的那份钱一分不差。他又把手伸过来,碰到了怡的手,他没有再去握住它。
  
  他们走出饭店的时候,他像是要找点话题,好继续下一次的约会。他还是想让怡去他家,但不知怎么开口。现在的他不再把手放在衣袋里,神情放松了许多,轻松愉悦到甚至让怡感到他换了个人似的。
  
  怡如释重负般说:“我乘2号线地铁。”还没等他再开口说什么,她已经消失在这个浪漫的情人节的夜晚了。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