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80后文学网

肩上花容改一一草木外

作者:玖月之歌 来源:原创 时间:2014-07-12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

肩上花容改,一一草木外
玖月之歌


      红妆憔悴,镜瘦花容,叶奁沉柳。惹老梧桐,无由寂寞香漫袖。
      珠暮冷点川前,宿雨衔风后。灼媚薄秋,细愁影暖颜旧。

      半饮离思,却听来、夜荒空漏,流光扇底,几多轻怜赤豆。
      烟蘸月相和染,见凉阶吹皱。谁遣惊鸿,南窗梳泪寒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华胥引·镜无由

 
      她在灯下一心一意绣着,第九枚银针针脚断了。
 
      月光从她右肩上的蝴蝶绣纹上掠过,她正仔仔细细地把往日所有的旧裳改绣出一朵朱色蝴蝶,纵然已是一帛红衣——霎时间玲珑素衫彷如染了一朵朵喜气的芳菲,妖冶到温暖。

      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当碎黄斑驳无力再映出旧颜,往事淌在镜后不知不觉。

      流暮中一钿深岚把青丝迎风绾起,研墨的松烟碎在青瓷碟里,宛转得像画匠偶然写意的一笔。不顾沉香燃屑成烬,她伏在绣床上寒意漫漫的一盏灯里浅眠。渐渐地任熹光打湿了窗口的海棠,晨风安然地牵动肩上的一眼红蝶。

      在改最后一衿蝴蝶绣纹时,她捧着那袍旧衣许久,却不忍下针线。衣襟上已然浆染着一抹抹灿烂的蝴蝶,明灭如珠,深浅不一足。却一色都是红蝶,大大小小,铺满了素缎面。可惜没有一只红蝶是绣出的,年长岁久,在古檀的香箧底日渐色韵残损,红蝶厮磨黯淡,依约可辨。

      青鬓步摇在眉边沈吟,她轻轻披上旧衣,千万簇陈旧的红蝶遮住了右肩上的那朵灼艳的红蝶。一个人静坐梨木妆台的铜镜前,眼泪无声地渗入旧衣锦缎的纹络里,洇开数笺泪花。隐隐见镜中一双手扶在她的弱肩上——恰恰窗外几张婆娑的梧桐叶漫卷入朱窗,她蓦然间神思恍恍,将掌心慢慢贴在泛黄的镜面上,妄想触摸那冰冷的手,不过只是冰冷无骨的画面,复又消弭了……

      孤影坐妆台。她握着一柄桃木角梳,停在鬟后,缘着发脉的方向垂下。曾经也有人这样为她梳过妆,薄薄的胭脂掩不住她花容中的两瓣绯红。她从尚且年轻的铜镜中照见窗外有几朵蝶儿蹁跹而过,不知是何缘故,她讶异其中竟有一枚蝶儿是妃色的。她指着镜中细如蛾斑的花影,执意要他去扑来那只红蝶。

      他去庭下探遍深浅花径,翻过旧年的草木,包括那株半老的梧桐树。并没有找到半点蝶影。

      她在镜中端详他细汗淋漓的眉目,远远的,似乎草木间一道惊鸿的掠影,静好到她莫名生出失去他的仓惶。一如铜镜中的迷影扑朔着……

      那天,她如常坐在镜前,静静地握着桃花角木梳,拂过青丝发梢,他在她的身后,缓缓为她披上那袭红蝶衣,她莞尔一笑,两靥如凉风里无端跌下一对粉蝶,不胜嫣然。他双手扶着她的瘦肩。搭在那千朵万朵他亲手染出的红蝶上。

      然而岁月总是措手不及,但凡觉得世事一一背弃的时候,所谓宿命可以冷冷收回你怀有的一切。一场伤寒来得如此毫无预兆。他在她枕边寸步不离,两天一夜未曾阖眼安眠。疼痛把人事疏离得恍如隔世般,她终于醒来。渐渐好转的日子,他却染上了她的旧病。这次是她无能为力地在他榻前衣不解带地侍茶煎药。三天后,滴水未进的他最后温柔地望着她,言无声,泪不休,安静而温暖地望着她,她能读懂他的心意,却不忍说出口,脉脉地流着泪,他们和泪相看。最后一眼,他的眼中多了不舍与滞恋……

      此刻,她在镜中仿佛再度看到他温柔如水的眸子,默然无息地栖落在她肩头的那朵褪色的红蝶上。

      她在衰老的铜镜前两臂错环着抱住自己的肩头,低低地想:剩下的日子里,该把所有故装左肩一一补上一扣红蝶了。

      【玖月之歌,荏苒欢喜】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